章回体科罗拉多滑雪记

章回体科罗拉多滑雪记

春假终于来了!我终于可以到科罗拉多州去滑雪了!我和爸爸妈妈飞到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市,和我的舅舅会面,一起开车到比弗克里克 (Beaver Creek)。爸爸膝盖受伤了,所以不能滑雪。但是舅舅滑雪滑的很好,他会教我和妈妈滑雪。

 

第一章 

我们第一站是比弗克里克(Beaver Creek)。爸爸妈妈说比弗克里克是一个比另外两个小的雪场。爸爸妈妈租了两个卧房的公寓,房子又大又舒服,离缆车站特别近。晚上下雪了,所以我们有新鲜的雪可以滑来滑去。早上我起很早,吃了早饭就上山了。新雪滑起来真舒服,像面粉一样,很松软。如果摔跤了,也不痛。那天早上我们滑最容易的绿道。雪道都被压平过,所以滑起来比较容易。

 

舅舅要带我们去滑比较难的蓝道,蓝道没有被被修压过,很不平整。我很快就能滑(冲)下蓝道了(舅舅说我可以滑最难的道了)。妈妈慢慢地滑----她学得慢一点。她很害怕从高高陡陡的山坡上滑下来。

 

第二天,我和舅舅又上了蓝道。我发现蓝道也被修压过了!但是,雪上有一层冰,所以雪很硬。滑下去的时候,我的腿都抖了,雪板在冰上刮出很大的声音。我和舅舅决定到山的后边去滑。妈妈终于来了,我们带妈妈去我们滑的蓝道。妈妈在山头好像一点都没动,滑得比乌龟还慢。我没办法,就只能等妈妈。

 

我们那天滑啊滑啊,天就热了!雪化成了雪泥!我们决定回家。明天我们就去韦尔。

 

第二章

我们开到韦尔(Vail)应该是二十分钟,但是因为下雪,我们开了四十多分钟。我坐在车上,看着车外的风景。 四十分钟后,我们到了韦尔的旅馆,把东西放好,就去滑雪了。我们需要坐包厢缆车到山上。那是我第一次坐包厢缆车。我们需要把雪板放在包厢缆车的外面。包厢缆车里面很安静暖和,没有风,比我想象的好多了。

 

上到山顶的时候,山顶上刮着大风,把雪吹起来,什么都看不清了,也很冷。谢天谢地我戴着面罩,山顶上的风特别大。舅舅带妈妈和我下到大大的蓝道。这个蓝道特别难,因为有很多大雪包,但我还是滑下去了。

 

第二天,妈妈、舅舅和我早早地上山了。今天天气比较好。没有风,而且山上的风景特别好看。我们可以舒舒服服地滑下来。我们先滑绿道,然后舅舅带我们跟他滑一个猫步道。猫步道是一段平平的路,滑起来很累人。 妈妈和舅舅后来找到一个很好的蓝道。那天, 我们滑得很开心。天晚了,妈妈和舅舅建议我们不坐缆车,从山顶一直滑下山去,滑到旅馆!我一开始不愿意,因为我累了,但是我跟着他们滑呀滑呀,真的滑下山了。

 

第三章

我们的最后一站是布雷肯里奇(Breckenridge)。我们从维尔到布雷肯里奇开了一个小时。听着大人边开车边说话,我们傍晚的时候就到了。

 

哇!看到高高的山顶特别漂亮!第一次看到布雷肯里奇,我看到白白的山顶,在夕阳的照耀下,雪的颜色是橘色的。布雷肯里奇的小城市特备可爱。房子主要的颜色是红色和绿色。比弗克里克没有任何城市,只是一个滑雪的小村。维尔的城市比较小,比布雷肯里奇小多了。

 

第二天,舅舅带我上山滑。我们看高高的山顶,决定去滑一滑。妈妈不敢上去,就在缆车的小站等我们。坐缆车的时候,我开始后悔了。树长得越来越矮了。再往上,连树都没有了,只有光秃秃的大山。山坡看起来太陡了。下缆车以后,我就不害怕了。 我一点一点慢慢滑下去。快到山坡下的时候,前面一棵大树挡住了路,我赶快停下来,还是轻轻地撞到树了。我没有受伤,妈妈告诉我:“要早一点绕过去,再也不可以撞到树了。这很危险!”

 

接下来,舅舅决定带我去试试滑黑道。妈妈自己去滑蓝道。在黑道的上面,我有点害怕。黑道看起来很陡,雪道有很多雪包,我跟着舅舅慢慢地滑下去。滑起来以后就觉得一点都不抖了。

 

这个春假特别开心,我很多年没有见到舅舅了,这次舅舅不但教我滑雪,还给我们做了好吃的牛排。我希望我以后可以再去科罗拉多州滑雪。

Author’s Posts

Related Articles